新聞動態 媒體關注

雪漠:武魂其實是做人的尊嚴

a06d-inhcyca3696474

這部被文學評論家、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陳曉明先生譽為“具有托爾斯泰長河小說神韻”的作品中,雪漠展示了自己曾有過的一段武俠夢。其實,人人心中都有一個武俠夢,因為人人心中都有武魂。

雪漠說,文武兼修是中國人的傳統,文和武是中國人人格修養的兩大基因。武術對一個民族靈魂的鑄造功不可沒。民族自信中,那種剛健的民族精神離不開真正的武魂。武魂一旦消失或被摧毀,就沒有了責任擔當,沒有了陽剛強健,就容易萎靡頹廢,甚至出現病態審美,比如現在流行的喪文化、娘炮風,這些現象不能不引起警覺和深思。在這個泛娛樂化的時代,我們需要喚醒心中的武魂。

對于武,雪漠跟一般人的理解恰恰相反,他說:

“武的宗旨不在于動用武力,而在于有一種能力,能夠止息兵戈戰事。學武之人的最高德行和能力,是在拿起武器之前,學會放下武器;是在戰勝別人之前,戰勝自己。”

他又說:

“武術不是用來打架的,而是用來強健靈魂和精神,是用來鑄就民族精神體魄的。它是一種韻律之美、強健之美、自強不息之美、永不服輸之美,這是中華民族本有的東西。”

在雪漠看來,“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這就是武魂。“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有了武魂,就有了一種強韌的生命力。這種生命力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的精神原動力。”雪漠說。

如何喚醒心中的“武魂”?

不過,對于現代人來說,習武漸行漸遠,普通人如何才能喚醒心中的“武魂”?

雪漠說:“武魂其實是做人的尊嚴。”他認為,海明威的《老人與?!分心俏慌c鯊魚反復搏斗的老人,就有一種尊嚴,就有一種永不屈服、永不被打敗的精神。他說:“我們改變不了命運,但我們完全可以改變自己的態度。改變自己態度的時候,需要注入一種積極強健的東西,也就是我們說的武魂,這才是我們應該倡導的東西。”

在泛娛樂化的環境下,很多人追求舒服、追求享受,追求顏值,而忽略了內在的人格尊嚴和擔當精神。

《涼州詞》責編陳彥瑾女士認為,武魂和外表沒有多么大的關系,武魂是我們內在的一種精神氣質、一種人格心性。“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厚德載物”,這就是我們民族精神中的武魂。她說,這部小說的書名來自盛唐,這意味著,雪漠不但致敬武魂,也在致敬一種昂揚自信、剛健有為的民族精神?!稕鲋菰~》通過對中國民間武人的命運書寫和對中華武魂的呼喚,讓我們看到我們每個人身上其實都有的那種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精神。

雪漠說,武魂更多的是跟自己身上的動物性作對,要戰勝自己的動物性。人類動物性特點讓人安于享受,遵從欲望,不思進取,懶洋洋很舒服。而真正的武魂是逆著自己的動物性、欲望性來完善自己,讓自己養成一種積極有為的生活方式。

他又說:“我們的肉體必將會衰老、會死亡,但我們能把控自己的精神。把控自己精神的時候,必須追問兩點:第一我想成為什么樣的人;第二我如何成為這樣的人。我就是在追問這個的過程中,發現武魂對我生命的滋養,讓我有了一份擔當。”

文心、武俠與武魂

雪漠說,單純有武魂而沒有文心的民族,它是一個野蠻的民族;單純有文心而沒有武魂的民族,它就容易出現現在流行的一些東西。因此,我們要呼喚武魂,而不是武俠。“俠有救世之心,而魂是救世之心產生的大格局、大境界、大擔當。”雪漠說:“武魂是時代之魂、民族之魂。它是一種見識,有這種見識就能鑄就這種強大的精神力量,沒有見識就無從說起。”

不僅是涼州的疼痛,更是民族的疼痛

《西夏咒》《野狐嶺》是在一種火山爆發式的噴涌狀態下誕生的,寫作《涼州詞》時,雪漠說,自己自始至終都被一種疼痛所裹挾,即使寫完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這種疼痛仍然伴隨著他,讓他不得釋懷。

雪漠說:

“《涼州詞》的價值在于,塑造了一群活的人物,寫了他們的日常生活和生存狀態。這里面不敢說,它超過了我的其他小說,因為我的著力點不在于超越,而在于能夠寫活這個群體,能夠把他們的生存狀態保留下來,因為真正的武術正在消失。隨著一代一代武術家的去世,武術可能會成為遙遠的絕響,但武術之魂不應該消亡,它是中華文明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所以,我希望通過《涼州詞》,能夠保留中華武魂,或者定格一個群體存在,同時展現一種精神。”

《涼州詞》敘述平實沉穩,娓娓道來,沒有任何炫技的東西,但字里行間卻涌動著一種疼痛。這種疼痛,質感很強,跨越了百年,這是百年涼州的疼痛,更是一個民族的疼痛。雪漠說,這種疼痛在于,那個時代中國人被擊碎武魂之后的一種掙扎,他們極力想挽回,但是挽回不了了。“一個民族的疼痛和恥辱,一旦進入歷史之后,就會成為一個民族永久的疼痛。”雪漠說。

現場問答

問:現代人如何學習古人的擔當精神,做新時代有擔當的人?

雪漠:我們不要忘了傳統。一個人割裂傳統的時候,他容易成為無源之水、無根之木。我發現汲取傳統中有益的精髓,一個時代、一個民族、一個個體都會出現擔當,一旦把自己游離于歷史和時代之外的人,他很容易陷入自我中心。人其實就是一堆肉和骨頭組成的東西,就那么點元素,這點元素中間真正感動我們的就是武魂、擔當這樣一些精神性的東西。這個精神性的東西是我們可以把控的。我們不能把控自己的肉體,因為它必將會衰老,必將會死亡,但我們能把控自己的精神,我們把控自己精神的時候,必須追問的是,第一我想成為什么樣的人,第二我如何成為這樣的人。我就是在追問的過程中發現武魂對我生命的滋養,讓我有了一種擔當。

所以每個人訓練自己擔當的時候,首先要追問自己想成為什么人,因為我們終將會離開這個世界,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們會成為什么樣的人,這才是我們的價值。然后密切地做跟這個價值有關的事情,拒絕一些跟它沒有太大關系的欲望性的追逐,生命不息學習不止,慢慢地自然會有一種見識,然后才有擔當。沒有見識是沒有擔當的。一個目光只在自己家庭的人,他只會讓孩子過得舒服一點,當然,這作為父母來說已經很了不起了,但是不夠?;畹檬娣暮⒆幼罱K就在家里過日子。

責任編輯:袁思源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更多新聞
聯系我們技術支持友情鏈接站點地圖免責條款
主辦單位: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網站開發維護:中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2015,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00259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206號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