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伯鴻”之名擦亮“風雅桐鄉”

每座城市都有其自身的特質和個性。從7000年的歷史長河中走來的桐鄉,一絲蒼茫,幾許悠遠;千種風情,萬般靈秀?;赝^往,不難發現,在云蒸滄海、雨潤桑田的歷史里寫著兩個字:風雅。

歲月靜好,光陰荏苒。“新時代”的桐鄉人用睿智和深情,把“風雅”做到極致。而這兩個字,最深入人心、家喻戶曉的載體,便是另兩個字——“伯鴻”。

且看——伯鴻城市書房、伯鴻鄉村書屋、伯鴻書屋遍布城鄉,“10分鐘閱讀圈”的愿景近在咫尺。

且看——“伯鴻書香獎”享譽全國,伯鴻講堂(桐鄉)場場爆滿。

“伯鴻”之名的背后,是一方執政者為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孜孜不倦、為社會發展提供不竭精神動力的良苦用心、為堅定文化自信的矢志不渝。

搭建家門口的“精神糧倉”

入夜的桐鄉,街頭燈光次第亮起。伯鴻城市書房(鳳凰湖)內,暖白色的燈光下,29歲的小學教師嚴夢婷正津津有味地翻著一本《安下心來》,桌邊還放著剛剛寫好的備課本。比起在家備課、看書,嚴夢婷更喜歡伯鴻城市書房里的氛圍。“一群人在一起做一件事,讓我感覺寧靜且安心。”

“一開始,伯鴻城市書房的啟用既有試探性又有計劃性。”桐鄉市圖書館館長唐容說,前些年,每當市圖書館晚上閉館時,仍有不少讀者戀戀不舍。圖書館工作人員也常接到讀者電話,要求延長開放時間。

面對城市發展所需、民生改善所盼,2018年,伯鴻系列閱讀平臺被列入市委市政府《建設人文名城打造風雅桐鄉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在對江蘇揚州、張家港及浙江溫州等地進行充分考察的基礎上,市委宣傳部牽頭制定出臺了《關于建設伯鴻城市書房(書香驛站)的實施方案》,并率先在市區及崇福、濮院、烏鎮、洲泉等中心鎮區試點建設。2018年8月,座落在市區鳳凰湖邊的桐鄉市首家伯鴻城市書房亮相。一時間,讀者蜂擁而至,成了桐鄉新的網紅打卡地。“這種時尚優雅、無人值守的高品質閱讀空間,在延長開放時間的同時,打破了空間的限制,極大滿足和激發了群眾的閱讀需求,反響之好出乎意料。”市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包曉敏說。

獨木難成蔭,樹多方成林。伯鴻系列閱讀平臺的定位,決定了其要想發揮作用勢必需要建設更多的“點”,方可形成“網”。在今年年初召開的市十六屆人大三次會議上,伯鴻系列閱讀平臺建設工程又被納入2019年度政府民生實事項目之一。

在去年試點建成并啟用5家伯鴻城市書房后,伯鴻城市書房(復興路)和屠甸伯鴻城市書房于今年8月1日同時啟用;伯鴻城市書房(崇福)于8月14日啟用;伯鴻城市書房(濮院)、伯鴻城市書房(數字經濟小鎮)、伯鴻城市書房(會展中心)分別于9月25日、26日、30日啟用;鳳鳴街道、大麻鎮、石門鎮等地的伯鴻城市書房已進入設施設備及軟裝布置階段……記者從市委宣傳部獲悉,截至目前,我市已建成并啟用伯鴻城市書房11家,將于今年年底前實現全市各鎮(街道)伯鴻城市書房全覆蓋,投放圖書11余萬冊,已累計接待讀者超76萬人次,借閱量近20萬冊次,新增借閱證超1萬張,取得了令人鼓舞的社會效益。

對桐鄉人而言,這些分布在街頭巷尾的城市書房,顏值與內涵兼具,是讀者的“精神糧倉”,也成為了桐鄉這座城市的“文化新地標”。市委宣傳部的工作人員常常接到這樣的電話:“我們附近能不能建造一座伯鴻城市書房?”更有群眾迫不及待地要求:“門頭已經造好了,書房什么時候開?快開吧!”

“這里不僅環境溫馨靜謐,自助借閱模式也很方便。”在伯鴻城市書房(會展中心)看書的市民陳婷說,家門口城市書房的啟用,讓她重拾閱讀習慣。

可以說,伯鴻系列閱讀平臺的建設,本質上是推動公共文化服務均等化、便利化發展的有效手段。

鄉村布點,均衡發展。除了伯鴻城市書房,伯鴻鄉村書屋及伯鴻書屋的建設也在有序推進中。據了解,目前我市已初步建成伯鴻鄉村書屋16家、伯鴻書屋30家,將于12月底前完成對標改進和提升。一同完成的,還有2家知名書院的恢復與掛牌。

腹有詩書氣自華,最是書香能致遠。伯鴻系列閱讀平臺的建成,正讓桐鄉這座歷史文化名城里的書香歷久彌新。

在“黃金地段”因地制宜打造“文化地標”

縱觀桐鄉的伯鴻系列閱讀平臺,它們大多建在人流密集的“黃金地段”。打造一座,就形成一個新的“文化地標”。正如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所言:“把一座城市最便民的地段用書香來呈現,充分體現了市委、市政府建設好‘風雅桐鄉’的決心。”

更重要的是,桐鄉的每一座城市書房并非千篇一律,而是因地制宜,呈現出“百花齊放”的面貌。

會展中心旁的“八音盒”,被老百姓譽為“最美伯鴻城市書房”;崇福鎮橫街的老宅里,最古樸的伯鴻城市書房讓現代文藝和傳統建筑相交相融;屠甸鎮的一座小院里,“花園式”的閱讀空間給讀者營造了優雅的氛圍……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閱讀的功能,許多伯鴻城市書房還因地制宜,開拓了延展性功能。

走進伯鴻城市書房(數字經濟小鎮),一眼便能看見與互聯網產業相關的書籍。更貼心的是,為了助推數字經濟小鎮的發展,書房內還增設了洽談區。

濮院是全國最大的毛針織服裝產業集群,所以伯鴻城市書房(濮院)的配置和活動安排都十分“時尚”。這里的書籍主要涉及黨建、文學、兒童讀物等20余個類別,還有濮院多位本土作家的作品,目前已上架1萬冊。此外,這里創新“書房+展覽”模式,還會不定期舉辦一系列展覽活動。值得一提的是,伯鴻城市書房(濮院)啟用首日,濮院就將“針織”融入城市書房,展出了濮院毛線編織愛好者盧文娟近20件針織作品,一盆盆由毛線勾成的“鮮花”栩栩如生,把城市書房點綴得更加多彩。

不僅僅是伯鴻城市書房,位于村(社區)的伯鴻鄉村書屋也各具特色。在梧桐街道桃園村伯鴻鄉村書屋,木質的桌椅和裝飾,讓書屋盡顯古色古香的格調。你可能想象不到,這處書屋是由原來的抽水機埠改建而來。“為了培養青少年朋友的閱讀興趣,我們還策劃了多次閱讀活動,比如舉行圖書漂流、好書分享會等。”桃園村村委相關工作人員說。

河山鎮堰頭村伯鴻鄉村書屋,則以美麗鄉村精品示范村創建為著力點進行規劃設計。書屋前后以“優美庭院”建設為切入點,配有室外圖書區、室外活動區和休閑區,是一座古典與現代相輝映、景觀與功能相結合的美麗書屋。“新書屋不僅環境好,硬件設施也給力。”帶著孩子踏進全新的堰頭村伯鴻鄉村書屋,河山居民徐芳芳很激動。她說,去年底,伯鴻城市書房(河山)啟用后,自己就經常帶著孩子來看書,現在家門口又啟用了新書屋,“走兩步就能到,真是惠民好工程!”

塑造起城市的“文明窗口”

有了好的閱讀空間,但沒有強大的執行力也只是“鏡中月、水中花”。伯鴻城市書房也是如此,想持久地為讀者亮起那盞燈,需要一套有效的管理和運營方法。

“我們整合公共文化單位、企業、志愿者等多方社會力量,力求實現伯鴻系列閱讀平臺服務效益最大化。”包曉敏表示。

2018年以來,“高顏值”的伯鴻城市書房迎來了一批批“暖心”志愿者。他們利用私人時間輪流在伯鴻城市書房參與志愿服務,給圖書歸類上架,營造文明閱讀氛圍。對書房環境進行清理打掃,引導讀者使用自助借還系統,讓進入書房閱讀的讀者備感舒適。閑暇時,志愿者們還可以捧起喜愛的書籍閱讀……

去年8月,市民章先生成為了伯鴻城市書房(鳳凰湖)的首批志愿者,他說:“雖然志愿者工作有時會比較繁瑣,但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讓讀者在進入書房閱讀時,能夠感到身心舒適。”

市民倪曉琴是伯鴻城市書房(建設局)的一名志愿者,服務時間一般為周六的傍晚。她說:“城市書房里的閱讀氛圍很濃厚,陳列的書籍也都是讀者借閱率高、廣受歡迎的類別。隨著一家家城市書房的建成,不僅看書的老百姓多了,咱們志愿者的隊伍也壯大了。”

近段時間,隨著全市伯鴻城市書房的陸續建成開放,市圖書館的工作人員接到了不少主動要求加入志愿者隊伍的電話。

記者從市圖書館獲悉,自去年8月首家伯鴻城市書房啟用至今,僅市區4家書房志愿者人數已有近400人,并且這一數字還在不斷增加。

“政府引導+社會參與”模式帶動了伯鴻城市書房志愿者的積極性,讓桐鄉這座城市顯得格外溫暖,讓文明之風吹遍每個桐鄉人的心間。

文化基因凝聚城市精氣神

閱讀,潤物無聲靜水深流;書香,雕塑城市的精氣神。

近兩年,浸潤桐鄉人心靈的,除了伯鴻系列閱讀平臺,還有書香與詩意相融的伯鴻講堂(桐鄉)。去年3月30日,由桐鄉市委宣傳部攜手中華書局推出的全民公益性講堂伯鴻講堂(桐鄉)迎來首講,這是雙方繼2013年合作推出“伯鴻書香獎”后孕育出的又一果實,這也是“伯鴻講堂”這一國內知名文化品牌首次在縣市區域落地。

搶票活動僅推出26分鐘,400張門票全部預約完畢,讓人直呼“手慢無”……今年3月,“詩詞男神”康震通過伯鴻講堂(桐鄉),向廣大市民奉上了一場詩詞盛宴,掀起了一股風雅“追星潮”。它的背后,是桐鄉人對優秀文化的呼喚與眷戀,是近年來風雅氣息走進百姓生活的鮮活案例。

講座結束后,康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意味深長地說:“一個地方文化氛圍的形成,需要開展常規的、周期性的與文化相關聯的活動。”

其實,如康震所言,像這樣的文化講座,桐鄉以每月一期的頻率舉辦了許多場。“當時也有人疑慮,‘陽春白雪’在桐鄉究竟有多大吸引力。”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說。最終,首講當日的“座無虛席”給出了最好的答案。而今,這一文化公益講堂已成功舉辦21場,講座內容涵蓋歷史、哲學、文學、藝術、科學、經濟等,講座師資都為來自中國社科院、北京大學、上海交大、中華書局等的國內權威學者,“搶票入場”已成常態。

數據顯示,21期主題多樣的伯鴻講堂(桐鄉)已吸引現場觀眾近萬人,現場聽眾已擴展至江浙滬地區,甚至有聽眾不遠千里從山東等地趕來。

為了讓文化更好地“飛入尋常百姓家”,桐鄉更是將文化韻味融入了伯鴻講堂(桐鄉)的每一個細節。印有民國時期老照片的入場券兼具書簽功能,讓擁有的聽眾愿意珍藏;帶有伯鴻講堂(桐鄉)統一字樣的筆記本、文房用品、手提袋等衍生品設計古樸典雅,打上了深深的“桐鄉烙印”……“坐在現場,會從內心激發起一種無比真誠的對文化的熱愛與尊崇。”期期都參與伯鴻講堂(桐鄉)的市民湯士根說,令他愛不釋手的,還有讓人驚喜的伯鴻講堂(桐鄉)系列衍生品,“很美很桐鄉,讓我們這些聽眾感受到了主辦方的精心安排。”

“精心安排”還體現在,市圖書館專門針對伯鴻講堂(桐鄉)開發了報名系統,聽眾報名成功的予以微信提示和短信提示,并在講座當天上午再次給予二次提醒和停車等服務提示。

值得一提的是,與一般講座不同,除了前期宣傳,伯鴻講堂(桐鄉)還非常注重講座內容的二次傳播工作。每一期講座視頻、文稿都通過報刊、網站、微信公眾號等平臺進行轉載,受眾不計其數。“我們還組織開展了優秀觀眾評選等活動,并以年度為單位將講堂文稿匯編成冊,力求成果利用效益最大化。”市文化和旅游體育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以伯鴻講堂(桐鄉)為載體,傳統文化在風雅桐鄉生生不息。

◆記者手記:

文化如水,潤澤心田。“伯鴻”文化品牌成功舉辦的背后,是中華書局創辦人陸費逵牽起的一場綿延了107年的文化情緣。

陸費逵何許人也?我們攜住中華書局這個“老童子”一詢問,陸費逵這個辛勤采集教育、出版之藥的大師便會在高山云霧之中淡然而出,并且將日益顯示其作為我國著名教育家和出版家的重要地位。

陸費逵,字伯鴻,號少滄,祖籍浙江桐鄉。1912年1月1日,他發起創辦了中華書局。伯鴻先生有兩尊銅像,一尊在桐鄉陸費逵圖書館,一尊在北京中華書局的大堂。百余年來,中華書局總是與桐鄉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正是這份未因時間流逝而隔斷的情誼,2013年,中華書局、桐鄉市人民政府共同發起設立了“伯鴻書香獎”,名字正是取自陸費逵先生的字伯鴻。

“伯鴻書香獎”每兩年評選一次,至今已成功舉辦4屆。在推動全民閱讀上產生了積極而深遠的影響,更為桐鄉文化事業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據悉,第四屆“伯鴻書香獎”頒獎典禮將于2020年4月舉行。

從“伯鴻書香獎”到伯鴻講堂(桐鄉),再到伯鴻系列閱讀平臺……“伯鴻”之名,正化作開創桐鄉更美好未來的不竭動力。中華書局總經理徐俊曾說,“風雅桐鄉”建設與中華書局秉承著相同的志向和目標,以伯鴻先生為媒,期待以“伯鴻”命名的文化品牌在桐鄉越擦越亮。

責任編輯:袁思源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聯系我們技術支持友情鏈接站點地圖免責條款
主辦單位: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網站開發維護:中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2015,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00259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206號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