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薇拉》:戀愛中的納博科夫

  • 發布日期:2017-08-15 作者:夏麗檸新聞來源:現代快報

2

《致薇拉》 [美]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 人民文學出版社

《致薇拉》是一部書信集,收錄了由1923年起至1976年止,絕大部分納博科夫寫給妻子薇拉的長信短箋。納博科夫于1977年在瑞士洛桑因病去世,可以說這本收錄夫妻五十年來的往來通信之書,足以彌補讀者對如日中天之前的納博科夫知之甚少的缺憾。

書中首封書信寫于1923年7月, 彼時兩人剛剛認識兩個月。而納博科夫尚處于與斯維特蘭娜·西維爾特的失戀之中。他甚至在給薇拉的信中寫道:“我的福星,你知道,明天就是我與未婚妻解除婚約一周年。”可見,納博科夫在感情上是一派天真的。盡管他為了表達遇見薇拉三生有幸,才說出此言??墒窃谒睦?,被人毀婚也是不可逾越的“人生污點”。 納博科夫從來就是驕傲的。1925年,他們結婚了。

在情感面前,納博科夫始終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他坦誠、新奇、勇于表達。在信中,我們不僅讀到了他對薇拉的各種甜言蜜語、撒嬌縱情,還讀到了他的睿智和精靈。他在信中寫道:“因為鉛筆很淡,你用鉛筆寫的一小頁紙看上去就像灰蛾的翅膀,落滿灰塵。”雖然這世間,會寫情書的作家很多,比如朱生豪、徐志摩,還有愛爾蘭的蕭伯納,可像納博科夫這樣能在日常起居生活里裹著火熱情感的,還真是不多。怪不得厄普代克評價納博科夫的信都是童趣之筆,每封都是好散文!

起初信件里,納博科夫不厭其煩地寫衣食住行??蓪懙?932年,描述生活的語言減少了,取而代之的是關于作品的論述和在俄裔作家圈子里的文學交流狀況。顯而易見,戀情如火之后,夫妻關系走向相濡以沫,精神相伴更會長久。薇拉不僅是生活的妻子,也逐漸成為了丈夫文學事業上的良伴。在1934年,兒子德米特里出生后,納博科夫更是舐犢情深地在信里說了好多情話給兒子。納博科夫情感之充沛與細膩,令人嘆服。

不過,這對賢伉儷的婚姻生活也并非一帆風順。1937年,納博科夫在巴黎發生了婚外戀。他在信里曾提過一句:“昨天,給伊琳娜·瓜達尼尼(15歲)上英語課,還會上幾次課,但一般來說,我在家的時間更長。”在婚外戀的六個月里,納博科夫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仍然給妻子寫信,但明顯言不由衷。而通信中,夫妻間也顯然發生了沖突。納博科夫在信里寫道:“爭吵是不明智的?,F在,我擔心的是你的健康。”

看來,薇拉不愿意將自己的信件公開也是有道理的?;蛟S,這也是對她與納博科夫婚姻的一種保護。我相信,薇拉是明智的。這是人之常情。他們并未想向外界隱瞞而刻意打造婚姻楷模的形象。只不過,知識分子的矜持讓他們選擇沉默。

在薇拉的要求下, 15歲的伊琳娜與38歲的納博科夫分手了。18年后,《洛麗塔》 在巴黎出版。納博科夫夫婦對于這段婚外戀諱莫如深,若不是一位朋友刻意公開此事,惹得這對夫婦大為不滿,也許這段情便少人知曉了。到底是伊琳娜還是薇拉成就了《洛麗塔》? 各位讀者自有論斷。

盡管書名是《致薇拉》,可我們讀到的卻是一個愛家人、愛朋友、愛文學、愛蝴蝶、愛象棋、愛自然萬物、愛生活里的一切的納博科夫。仿佛他這一生都在戀愛,他的激情與美好,不僅成就了生活,也成就了讀者。所以說,他是戀愛楷模。

責任編輯:陳麗壯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聯系我們技術支持友情鏈接站點地圖免責條款
主辦單位: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網站開發維護:中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2015,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00259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206號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网 平台一分彩是假的吗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钟 江西11选五中奖规则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如何看股票投资开户 甘肃快3平台 舟山飞鱼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act快乐8 吉林快三开奖软件 东方六十一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