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精彩》:笛卡爾哲學的精彩解讀

  • 發布日期:2017-07-11 作者:郭可新聞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3

《三重精彩——笛卡爾的生平、著作與思想》文聘元著/商務印書館2016年10月版/38.00元

很早以前就讀過文聘元的作品,他的作品有一個特點,就是無論講什么我都看得懂,文學、藝術、歷史、地理、科學甚至哲學都是這樣。后來,我們相識之后有了合作的機會,合作的果實就是《三重精彩——笛卡爾的人生、著作與思想》。一本書的目錄不但可以對作品的整體內容一覽無余,而且也可以看出作者的思路是否清晰。我對《三重精彩》的第一個印象正是目錄。

《三重精彩》的目錄結構清楚、標準,它首先是引子,也相當于序言,但是這個引子不單是簡單的序言。它通過一個事件,講述作者和他人的偶遇而促成了這本書的誕生。我讀過不少書,似乎從來沒有讀到過哪本書有這樣具體的起因,而且這起因中還蘊藏著一種美感。我想也許正是這樣的美引發了文聘元的靈感,使他決定要寫出《三重精彩》。

引子之下就是各章的內容了,從各章和下面各節的題目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內容,各章節不但內容清楚,而且層層遞進,層次感非常分明。例如第一章講述笛卡爾的人生,從早年到晚年再到逝世,次第而來。并不是一味機械地平鋪直敘,而是有著清晰的敘述重點,例如第4節和第5節就專門講了笛卡爾人生中最不平常的幾件大事,能立刻吸引讀者的眼球,使讀者看到這樣的目錄后會忍不住翻到對應的頁碼來讀,想知道究竟發生了哪些大事。

作者關于笛卡爾的人生講得相當精彩,能給并不懂哲學但聽說過笛卡爾大名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除了笛卡爾的人生,他的思想作者也講得很清楚。這同樣可以從目錄中看出來,關于笛卡爾思想的內容層次同樣分明,例如第4章“笛卡爾初論”、第五章“一切從懷疑開始”,第6章是很多人都聽說過的笛卡爾最有名的口號“我思,故我在”,如此往下,內容層次非常清楚。即使我不是學哲學的,甚至不用讀這本書,也可以清楚地看見作者的思路:他先簡單地講述笛卡爾哲學的整體內容,然后從基礎性的觀點開始,逐步深入、層層遞進地講解笛卡爾的思想,而最后的目的也表達出了作者的目的,就是想要讀者了解笛卡爾是如何理解上帝與萬物的,從而也可以影響讀者對上帝與萬物的理解。

據我所知,文聘元有一個關于哲學最核心的觀點是,他認為哲學是對萬物的解釋,哲學是用來讓我們理解萬物的,所謂哲學在他看來就是要用自己的眼睛看萬物、用自己的頭腦思考萬物、再用自己的語言表達對萬物的理解,如果表達得有新意就是新的哲學思想了。哲學家就是這么來的,當然笛卡爾也是如此。

要理解這些話并不需要多少哲學基礎,甚至一點沒有也無關系,照樣可以理解、讀懂這部關于哲學家笛卡爾的思想的作品。例如目錄中第10章“松果腺與身心二元論”,雖然看上去比較難讀,相比其它章節有一定難度,但事實上讀起來并非如此,例如書中談到了笛卡爾對死亡的理解,在我看來,笛卡爾的這個思想十分重要,是關于對死亡一種非常深刻的理解。我們知道,此前人們對靈魂的一般理解就是認為當人的靈魂離開身體之時,人就死了,所以靈魂是否脫離肉體就直接決定了人是否可以活著。但笛卡爾通過他的身心二元論否定了這種古老的說法,認為人的肉體死亡與靈魂一點關系也沒有,肉體的死亡就像一架機器壞了,當其中的某些部件壞了后,整個機器就壞了。就像一輛汽車,若發動機壞了,它當然也就整體報廢了。不難看出,這個思想與笛卡爾認為人的身體不過是一架機器是一脈相承的,也說明了笛卡爾思想的前后一致性。

文聘元就是這樣講哲學的,總是能夠將深刻的哲學講得很清楚、生動。他的作品之所以能夠吸引讀者,除了語言清楚、明白之外,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在寫作時為了讓讀者明白,比較喜歡用比喻的手法。例如在第3章第3節“笛卡爾的科學著作”中他講到了現代數學中的拓撲學,他用一個簡單的比方說明了什么是拓撲學,以及它的核心內容即拓撲變換。他說,“一團粘土可以變形,例如變成長條、一個球或者一根柱子,但這種變化只是一種形狀的變化,它的許多性質并不變化,例如仍然是這一堆粘土。這時候,我們就可以說這團泥巴的拓撲性質不變。” 

例如在書中第4章開篇談到讀笛卡爾作品的好處時,他說,“不妨打個比方吧,我們可以將哲學知識的獲取比喻為一場獲取食物的勞作,無論笛卡爾哲學還是非笛卡爾的哲學都可以從勞作之中獲取食物,但從非笛卡爾哲學中獲取的食物大多只有營養,并不美味,就像蘿卜白菜一樣,而從笛卡爾哲學之中獲取的食物則像又香又甜的大蘋果與美味爽脆的蘆筍。” 比喻相當貼切。

在談到那些高深的道理時,他更擅長通過有趣的比喻來說明深刻的道理,例如在第6章第3節中談到“我思”與“我在”有一種“直接蘊含”的關系,他說:對于這種“我思”與“我在”之間的直接蘊含,或許可以打個這樣的比方——例如我現在說一句話:雷鋒是個好同志。接著我又問:您猜雷鋒是不是人?您八成會不屑地說:“呸,你真傻,雷鋒既然是好同志,當然是個人唄,還用問?”這也就是說,“雷鋒是人”這個判斷乃是存在于“雷鋒是好同志”這個判斷之中的。所以,當斷定雷鋒是個好同志時,也自然而然地肯定雷鋒是人了,這是不需要任何推論的。

通過這樣的比喻,我們可以比較輕松地理解那些深刻的哲學理論了。通過閱讀這部作品,我對笛卡爾的哲學思想也有了較全面的了解,我想,每個讀了《三重精彩》的人應該都會有這樣的收獲!

除了這些哲學道理外,第1章第5節“兩個高貴的女人”中講的故事,依據現代人的眼光來看是有些匪夷所思的,笛卡爾曾得到兩個高貴的女人的青睞,而且那可不是一般的高貴女人,而是堪稱那個時代兩個地位身份最高貴的女人。一個是伊麗莎白公主,曾經的波希米亞國王腓特烈五世的長女,這位腓特烈五世的妻子是當時英國國王詹姆斯一世的女兒伊麗莎白,他的后人中又產生了如今英國的漢諾威王室。一個是克里斯蒂娜女王,如書中所言,她堪稱當時全歐洲最高貴的女人,而她竟然是笛卡爾的崇拜者,書中說道,當高貴的女王讀到笛卡爾的著作之后,立刻為之傾心,她寫信給一位同樣崇拜笛卡爾的大臣:我閱讀越多笛卡兒先生的文章,或是從您那里聽到越多關于笛卡兒先生的事情;我越能確信笛卡兒先生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也是最令人羨慕的。

伊麗莎白曾在一封信中對笛卡爾說,“我承認,要把感覺和想象同在感覺和想象中不斷通過言詞和文字呈現出來的事物分割開來,在我是相當困難的。就是在這樣的時候,我感到,自己還有相當的理性是很討厭的事。因為,如果我根本沒有理性,我就能同那些我必須生活于其中的人享有共同的歡欣。除此之外,倒霉的是我的性別使我不能前往艾格蒙德學習從您的新花園里收獲的真理,得到滿足”。1644年,當笛卡兒搬家時,伊麗莎白從拉海寫信向他抱怨,說這樣一來他們分離得更遠了,因為現在兩人之間往返所需的時間是一天,而不是原來的兩個小時。

從這些細節中都可看到公主何等崇拜笛卡爾,這似乎并不是單純的崇拜,甚至包含一種情感甚至愛情在內。當波蘭的瓦薩王朝國王弗瓦迪斯瓦夫四世在妻子突然過世后,曾經向伊麗莎白公主求婚,但公主斷然拒絕,說:“我已經愛上了笛卡兒的哲學”,并且希望能為此奉獻終身,即終身只研讀笛卡爾的哲學,不再結婚。在公主的日常生活中占據她最多時間的就是笛卡兒哲學,即使后來笛卡兒已去世,她也進了威斯特伐利亞的一座修道院后,仍然堅持研讀笛卡爾的著作。她還在修道院中建立了笛卡兒哲學俱樂部,并且經常告訴她的客人們,她和這位哲學家非常熟悉。

責任編輯:陳麗壯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聯系我們技術支持友情鏈接站點地圖免責條款
主辦單位: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網站開發維護:中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2015,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00259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206號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网 城市赛车2018下载 江苏11选5开奖一定牛 火星双色球预测最新版安卓 福建快3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赌博心态最高境界 广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江苏快3遗漏号码查询 内蒙快三预测专家预测 威海配资公司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